#从青涩到青色#作为方向而不是标准的青色学校意味着什么?

成为青色 2018-08-05 416 次浏览 0 条评论
上周五的晚上我有幸参加了群岛教育加速器的《青色学校》读书分享会活动。在和伙伴们的共同碰撞中,对青色有了进一步的理解,在这里和大家分享。

青色教育的三大特质

开头就是关于青色学校的三大特质分享:自主管理,身心完整,以及自我进化.这三大特质既是对青色个体的特质概述,也是对作为青色团体的特质描述。有趣的是,除此之外,并没有关于什么是青色教育什么不是的边界的定义。而没有定义这件事一开始并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在进入到大家体验青色如何发生的时候发现是个特别需要被理解的概念。而小伙伴们在争执的过程中自己体会到为什么没有这样的一个“正确”或者不至于引起“误解”的定义,因为青色强调的是成长,而不是达标。

作为方向而非标准的青色

我们在那个晚上达成的有限的共识是,尽管青色是相对于其他的组织特性而提出的一个组织概念,但是在我们的实践和学习过程中更合适的是将这里的青色理解为方向而不是标准。
我们的教育习惯用科学的方式去度量我们的认知,因此我们的固有认知模式会很容易理解什么是青色,什么不是青色,什么是深青,什么是浅清,我们甚至会一头扎进去看如何制定出更加细致的刻度,而忘记了就青色的真正含义“成长”来说,尽可能的追求定义的“科学”价值并不高。那么作为方向存在的青色在我们的实践中是如何被理解和产生可以识别的价值的呢?我们尝试透过互动交流和共创更多的看见。

GROW模型新解

一般意义上的GROW模型是指基于当下和我们的目标,我们可以选择的路径是多种多样的。在这里我用这个模型来解释青色模式。我们每个个体或者组织所处的现状都是有差异的,我们可能会有阶段性的可以明确并且尝试去用数据结构的目标,但是这样的目标在当下充满不确定的时代只是个标志物,我们并不会因为达成了这个目标就可以停止前进,而这是成长的特质,极有可能的情况是我们要花大量的时间去探索目标,而不是照着一个100分的标准去行动。一个好的目标也应该是基于个体情况差异提出来的,因此不同个体或组织之间的目标并不具备可比性,也就不存在所谓的量尺。
如果我们无法接纳这样的差距,错把别人的目标或者别人的度量标准当成自己的,会产生的不完整是可想而知的。而这样的差距背后很核心的是,对于我们已有现状的接纳,在此基础上开启对目标的探索。没有这样的接纳,就很难找到自己的目标,也就难以获得由内出发的动力。从我们的现状到未来的路径是无限的,别人的捷径未必合适自己,这里的决定因素包括三方面“意愿”“能力”和“外部环境”。无论是哪一种路径,作为方向的青色虽然不是什么标准度量尺,但是却可以成为行动的价值观,不仅可以达到检验我们的行为并为纠偏提供方向也是自带能量可以为我们带来更多的信心的。青色以这种方式存在,是可以不仅为各不相同的个体或组织发挥指引方向的作用,也为我们个体或组织自主成长留足了创造空间。这样的空间是允许“错误”的存在,鼓励对一时的“错误”作深入的探究,而这一切构成丰富、多元而充满生机的世界。这样的世界因为维度太丰富可能我们用目前的三维眼光还看不到,而需要更新的不是世界,是我们想要看到什么以及如何看。

青色干细胞再造计划

如果什么都可以成为青色,那么从哪里开始如何发展起来的呢?在现场有位公办幼儿园的园长在听了青色特质之后就激动的说他们学校就是一个青色学校,因为他们在幼儿园完全基于孩子的自发成长需求来设计自己的课程。虽然大部分很难接受带着那么多镣铐的公办体系产物可以青色,但是当我们说起如果我们超越了这些体制的要求如何?如果我们就是从一个教研组开始如何?如果我们就是从一个班级开始青色如何?那么从学校整体课程设计出发的青色也是可以接受的。尽管我们厌恶癌细胞的增殖方式,但是我们不拒绝帮助健康的细胞去做再造工作。对于个体或者组织系统来说,健康是大家追求的目标,我们也总是可以去找健康的细胞,无论它是“组织形态”,还是“课程”,还是个暂时没有发展起来的“互助俱乐部”,因为它在系统中,去透过对这个细胞的培养和增能是有可能促进整体走向健康。
回到那位自豪的幼儿园园长那里,如果我们不急着去评判或者找更多的证据去评判,而是尝试帮助她看到从课程设计开始的青色方向如何带动青色学校的其他系统发展会如何?在过程中可能遇到的挑战和需要做的准备有哪些……如果我们愿意相信每个个体和组织都是可以也需要走一条属于自己的从局部到整体的充满“惊喜”青色之旅,会是什么样的?这样的探险之旅需要做什么样的准备,并且适时开始?

让历程属于每个人

当下的世界中,真实的青色历程不会是一段平淡的征程,中间充满暴风骤雨、艰难险阻。我们被青色理想吸引的同时,也常常会止于想象,因为我们的身边似乎很少这样的见证者。我们以为教育中的青色需要有杰出的有见地的校长,需要足够不作为的教育局领导或者足够有教育理想的投资人,以及一帮足够有见识和长远眼光的家长等……然而现实总是很骨感,而这些骨感的核心表现是利益冲突,而背后是关系的冲突或者说来自于构成不同关系的角色目标之间的冲突。现实中的我们还扮演多元角色,如果我们自己都无法在不同角色之间寻求一致性和整体性,就更不用说和他人的不同角色之间可能引发的冲突的。接纳现状也是接纳这些冲突的存在,同时探究如何去找到并且达成更多的共识。
这个寻找共识和扩大共识的过程在旅途中不仅仅是船长的职责,也是每位水手甚至船员的责任。这样共识的寻找过程,不仅仅发生在船长的内心,还需要去引发有质量的讨论,如果我们相信这段历程的危机处理的责任和战胜后的荣耀都属于每个人的话。在此过程中,青色的底层是看见每个人的成长需求,在尊重的基础上去争取每个人的参与,有了参与就有可能保障权利并鼓励责任兑现。这些仅仅是一个晚上的讨论所获,于我来说,青色也才刚刚开始,会经历无数次的重建而其中我最不熟悉的是对我内心信念的重建,同时也会是一个很长的从青涩到青色的故事。

更多链接:

青色思考|冯百亿的公益组织运营思考

寻找“发光的你”

“Rhizomatic”与“青色”

关于我们

未爱教育,致力于打造基于研究的教育创新实验室,通过孵化公益产品,推动儿童及青少年的“关心品质”的发展,创造有爱的未来。我们以促进教育公益系统性变革为愿景,致力于成为研究、支持和实践更多的“关心”特质的教育创新。我们希望通过联合一大批的非政府组织,基金会,学校,教育局,企业以及社会人士,打破行业、专业和文化界限,推动协同创新。
0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