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塑家庭文化--茶话会(下)

【图片均来自网络】

在上一篇的茶话会的文章当中,我重点描述了五岁半以前的梦泽和我们是怎么一起开茶话会的。大家看到的更多是和平的那一面,也更多是程序上面的一些建议。这篇文章更多讲述的是童梦泽五岁半以后我们家的茶话会,展现更多的是冲突的那一面,以及我们怎么去理解和利用这样的冲突,帮助童梦泽成长。我看到了家庭文化变得越来越丰厚,这些丰厚很多时候要归功于冲突。

谁当主持人?

第一个小冲突就是关于谁当主持人的。过去我们会竭力邀请梦泽来当主持人。如果她当时的状态很差,才会轮到我跟爸爸来做。但是,最近的一段时间,在主持人的问题上,我们开始有了分歧。梦泽不太愿意来做主持人,因为当主持人的好处没看到,做的不好还常常受到批评。所谓做的不好就是在讨论话题上不能说清楚,或者是主持人临时插话或者其他的活动。

我们在选主持人的时候,本来默认每人一票,票数最多的当选。有一次尴尬的情况出现了,梦泽选我当主持人,我选爸爸当主持人,爸爸选梦泽当主持人。于是我们开始讨论如何改变规则,一开始是请每个人说一说自己的理由,然后再重新选一次。结果没有改变。后来,我们又增加了一个规则,当出现票数相同的时候,每个人可以变成两票,可以投给自己也可以投给别人。我多了个心眼,让他们两个先选,最后我来操控一下票数,不要出现票数一样的情况。

这以后,我还会故意和爸爸用眼神交流,来决定选举的结果。梦泽也自然而然的越来越多的挑战规则或者利用规则,例如会悄悄的在耳边跟我悄悄的拉票,拜托我跟她选择一致。我尝试着去理解她在整个过程中表现,我大概可以看到因为这些矛盾的出现,她在一点一点的积累对“公平”“权利”“责任”“程序”的思考和理解,同时也在学习如何表达自己,甚至是谈判以达成自己的目标。

被要求尊重

茶话会上我总是对自己表现很满意,跟我很热爱“动脑”育儿有关。当我沉浸在我喜欢的茶话会这个家庭活动中时,我一直以为我不会遇到挑战,至少不会遇到来自梦泽对我的挑战。我对做母亲过程中如何关怀和示弱很在行,这些都建立在我对如何尊重孩子基础上。然而,挑战还是出现了。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家里的图书比较乱了,不管是我跟爸爸的书柜还是梦泽自己的书柜。于是,我跟梦泽制定了一个家庭图书馆计划,其实主要就是把图书重新整理一下然后制定一个新的阅读计划。我刚开始沉浸在整理的快乐中时,梦泽跑过来说自己已经弄好了,请我过去看。我看到很多问题,就给她提了建议。没一会儿,她又过来说全部都弄好了,她的儿童图书馆可以开业了。我再过去看看,只是把书都放进了书柜,但是还是一团乱,大小顺序,中英文都没有分开,就这样一遍又一遍的我给她提建议。

茶话会的时候,我们分享今天最不开心的事情,她很郑重其事地说,今天最不开心的事情就是再做家庭图书馆的时候妈妈一次又一次地让她伤心。我很困惑地看着她。她带着哭腔说,“妈妈总是说我做地不够好不够好,给我提建议。可是,我觉得我已经做地非常好了。为什么妈妈就不能尊重我地感受呢?”说完就哭了。

听到女儿说我要尊重她,理解她地感受地时候,我第一反应是她很棒提出了一个需求。所以,上来我就把她搂在怀里,抚摸她的背。我那一刻也觉得应该说点什么,但是临时只想到了两点,一个是我确实可能没有充分的考虑她的感受,这一点以后她发现了可以更及时的指出来;另外就是,我也很困惑,作为妈妈我就是应该帮助她做的更好,我在怎么帮助她上面也需要她的帮忙。她没有再说什么,就止住了哭坐在我怀里开完了那天的茶话会。

后来一再的回想这件事情,一方面感谢茶话会让这样细微却对孩子很重要的感受被关注到,另一方面也发觉如何帮助孩子成长我有很多的功课要做,而核心的帮手就是孩子。孩子也在我们给到帮助的方式和内容里学习如何求助,如何给别人帮助。

总结

最近我注意到,梦泽在茶话会上发言的时候喜欢对着我的眼睛说话不会看着爸爸。爸爸在发言的时候,童梦泽也很少看着爸爸,有时候还会故意的打断。在上周有一天的茶话会上,梦泽持续打断爸爸的发言,爸爸严肃地看着梦泽指出了这一点。梦泽开始反驳,说爸爸说地没有道理。爸爸开始跟她对峙,要求她说出事实,另外要等爸爸发言完毕后才能说话否则就是不尊重爸爸。梦泽终于等到爸爸说完,开始东拉西扯地说爸爸身上地问题。这一段很有趣:“爸爸总是看手机看手机,让我干这个,干那个。我根本就不想干,他总是强迫我。”这段话跟爸爸地发言没有什么关系,所以大概就是最近我们每天很多次提出关于收拾她的东西有关。

我们及时打断她的说话,指出发言和反驳爸爸的观点没有关系。梦泽就在这个时候开始哭起来:“我只是个小孩,可是爸爸总是要求我。”爸爸请她说说她具体做了哪些事情,然后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梦泽不管,开始边哭边说爸爸在提要求的时候还总是很凶,可是她已经帮助大人做了那么多事情。我和爸爸相视一笑。

尽管我们会在要求她收拾屋子,擦桌子、偶尔帮助我们洗碗、扫地这些事情的时候强调这些是每个家庭成员都应该做的事情,她并没有内心认同。在她想要通过做事情获得我们赞美的时候,我们说的最多的是,每个人能自己做和为别人做的事情越多,就代表她越强大。如果她还是没有被说服的时候,我们会搬出爱是为别人做事情这种话,也就是如果她爱爸爸妈妈就应该和爸爸妈妈一起做事情。

现在看来,大多数时候她只是一时认可,或者说她只是无话可反驳。但是这些命令或者规则怎么内化为她内心的规则,就始终会出现这样的矛盾。而内化的过程是日积月累的功课,我们之前都没有看到这是需要内化的,也就更谈不上知道这些是如何内化以及遇到各种挑战时该如何处理。同时,我也看到因为我们没有更多的考虑,态度略显严厉的爸爸在管教上所做的努力经常被梦泽误解为是敌意。茶话会为家庭创造了一个平等沟通的窗口,孩子可以很坦然的表达自己的不满,而我们可以利用这样的冲突去完善自我。

那天的茶话会在冲突越演越烈之后,还是以梦泽哭为结果,还说出类似以后再也不跟爸爸讲话了之类的话。我及时的调停,要求梦泽将话语改成今天晚上不想跟爸爸讲话。我们家庭之前有过这样的约定,在冲突的时候不可以说类似“永远”“再也不”“总是”这样的话语。我要求爸爸对梦泽今晚对他的不尊重表达一下是否可以原谅,爸爸笑着强调自己对梦泽的爱以及愿意包容。梦泽扭捏地和爸爸握了握手,然后就开始互相挠痒痒地笑着抱在了一起,也不知道从谁先开始地。

关于到底小孩要不要做家务,我们没有动摇,甚至觉得梦泽在这方面做的还很不够。只是我们对这件事情更好的理解,以及如何激励自己的孩子做到上面我们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家务如此,做人的很多其他方面也是如此。我们深爱着彼此,这些爱里有很多地困惑。对于小孩来说,如何在爱的同时去应对父母暂时无法被接纳地行为就是很强烈的困惑。这样的困惑在我对待自己的父母就一直存在。而茶话会成了我们生活中被开挖出来的防空洞,这个空间可以很安全的去探讨那些或模糊、或灰暗,或稚嫩的事务,在探讨中我们逐渐体会和成为完整的自己。

作者:

曹蕾

有超过8年的教育公益领域专职从业经历,先后为雷励中国、Aha社会创新学院、上海百特教育咨询中心效力。工作期间,三家组织都处于创业初期,积累了丰富的创业团队工作经验,以及从研究到咨询到实践的丰富经验。2016年底和伙伴们创办了致力于发展“关心品质”的教育机构“上海未爱教育”。

我们从四个方面开展工作:关心自己、关心他人、关心社会和关心自然。我们的业务是利用私董会教练技术、领导力技术、设计思维技术为开展四个关心领域工作的伙伴提供研究、咨询、培训业务。

关于未爱

21世纪的教育本质在于实现“人之为人”,同时也追求“共同生活”乃至“共善”(for the common good),这一切意味着我们在教育中不仅要学习适合未来生存和发展的核心技能 (competence),更重要的是,要将下一代的社会化“基因”从竞争意识为主导的“丛林法则”更换为以联结意识为核心的“雨林法则”,在这之中,由关心出发的关系变得极为重要。

然而已有的教育体系缺乏“关系性”,缺乏对“关心品质”的培育。我们认为教育应该回归“关系性”,社会各界应共同努力驱动儿童和青少年在关心方面的驱动力,从而帮助他们成为关心自己,关心他人,关心自然和关心社会的人。

未爱教育,致力于打造基于研究的教育创新实验室,通过孵化公益产品,推动儿童及青少年的“关心品质”的发展,创造有爱的未来。我们以促进教育公益系统性变革为愿景,致力于成为研究、支持和实践更多的“关心”特质的教育创新。我们希望通过联合一大批的非政府组织,基金会,学校,教育局,企业以及社会人士,打破行业、专业和文化界限,推动协同创新。

我们希望通过联合一大批的非政府组织,基金会,学校,教育局,企业以及社会人士,打破行业、专业和文化界限,推动协同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