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参与了三有PBL举办的项目式学习初阶的国际培训师培训,距离培训开场还有10分钟的时候,来自HTH的Edrick macalaguim老师,也是本次培训的主培训师,走到每个组来,和每个组的成员一一打招呼,握手,问好。他个头不算高,皮肤是偏小麦色的,圆圆的脸,配上活泼的笑容一下子让从30公里外赶到会场的我觉得很是温暖。更不用说,三有的小伙伴们得知赶路没有吃早餐纷纷搜罗吃的送给我。在那一刻,我确信,即将迎来的是有温度的培训,可以和秋日正午的阳光媲美。

后来的2天体验不仅进一步的印证了这个预感,并且还让我更坚信,在这里体验到的有温度的教育可以存在于我们孩子日常的课堂,甚至我们日常的生活中。在这篇分享中,我不会给大家介绍到底什么是PBL,因为每个人眼里有不同的对于PBL理解。三有举办的培训让我相信,所有的做的好的PBL应该都是类似的,而一个好的PBL教师培训也应该是可以体验到好的PBL。

火种:重要的是找寻自己的火种

在培训正式开始的时候,Edrick就展示了这样一段来自杜威的话:“All genuine learning comes through experience.” 并且请在场的学员们展开小组讨论,谈一谈自己对这句话的理解。我想着这是程序很正确的一件事情,把WHY放在第一位。出乎我意料的是,Edrick的重点在于,我们如何展开这个小组的讨论,强调的是每个人大概发言多久,小组总发言时间是多久。相反,对于这句话到底是什么含义,对于项目式学习意味着什么并没有展开论述。

这样的安排在后面也反复出现,展示一段背后的教育哲学,由小组去讨论我们对它的“理解”、“疑问”、“经历”。Edrick并不扮演专家的角色去对这样的话语做精确的阐述,而是不断的用这样的话语去开启一段探索和对话。例如,在刚刚杜威的话里,我对小组提出的“什么是真实”,“学习路径比较”有了进一步的探索愿望。

在学习的世界里,我们不希望自己是单纯的信息接收方,而是更多的成为好的信息搜索者甚至是整合者、创造者。这些都意味着,我们自己需要找到自己的火种,建立自己的目标,在和他人及世界的碰撞中做探索。同样作为孩子的学习者也需要如此,而扮演他们生命中教导角色的我们也可以通过无数这样的5分钟设计,引领他们的找寻工作。

升温:创造有意义的学习经历的挑战

Edrick老师设计了一个8分钟的环节,请每位参与者找到一个“诤友”,分享彼此的“最有意义的学习经历”。这段经历主要是自己求学阶段发生的,需要清楚的描述当时的场景、感受以及对后来可能产生的影响。我认真的准备了一段,然后就开始思考这个环节的用意。所谓的有意义的含义是什么?意义是被谁赋予的?和价值观的关系是什么?是否可以换成重要性等。

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环节结束的时候,Edrick现场搜集大家对于有意义的学习经历的特点总结,短短两分钟,我们搜集到了超过20个词汇,其中由从认知角度出发的,有从情感角度出发的,也有从任务特质角度出发的等等。这些词汇一个个地被敲进键盘,显示在大屏幕上,而同时涌现地是我们对于这些词汇地向往。敲完这一页,下一页ppt上,赫然大字写着:“How to create significant moment every day for our kids & students?”

到了这个环节的时候,我们知道,我们所有得到的温暖,最终需要以某种形式去温暖自己的孩子以及更多的孩子。我们的老师们曾经有意或无意的为我们创造了富有意义的学习经历,这样的事情我们也可以。我们是否愿意接受进一步的挑战,为出现在生命中的每个孩子创造这样的经历?在生命中的每一天为孩子创造这样的经历?下定决心去迎接这样的挑战的老师,一定愿意也一定可以在PBL的路上走的更好。同时,决心迎接这样的挑战的老师,可以从挑战中获得源源不断的能量。

控火:好的PBL教育是个技术活儿

有了火种,有了助燃剂,还需要很好的控火技术。技术是可以学习,技术的纯熟精湛则需要不断的有意识地打磨。在三有的培训中,Edrick首先是致力于创造一个良好的技术学习氛围,延伸到课堂就是课堂文化,这个也是个技术活,是可以被总结和在练习中掌握的。例如Edrick的推崇的课堂文化是“对内容严格,对人友善”。Edrick从培训一开始到最后都在这样示范,例如每个人的课堂贡献都可以得到掌声,鼓励贡献;对于如何给反馈,每个人都要彼此做关于如何客观的给到具体的建议地练习;甚至就如何鼓掌为课堂增能,他也别出心裁的准备了3种,现场本以羞涩见长的女老师们也都学会了拍桌子尖叫的鼓掌方式。

一个好的PBL的开端是什么?如何才能做到Project Based Learning ,摆脱Project Orientated Learning?教师的角色是什么,具体做什么?如何才能让学生的作品在展示后不进入垃圾堆?诸如此类的问题是大家带来的,而有意思的是,在整个过程中,Edrick是在请大家做自我提问,“我能想到的在学校开展的PBL项目主题有哪些?”,“我最想实践的PBL项目是什么?”,“我从同伴那里获得了哪些好的建议来丰富我的想法,并找到最理想的主题”,“我的项目包含哪些学科内容”,“我的项目展示需要具有哪些特征”,“我的项目的驱动性问题是什么”,“我的项目如何做优化……”不知不觉中,我们走了一遍PBL的流程,也多多少少更清楚带来的问题的方向是什么,这个方向带给我们的感受是什么。在整个过程中,Edrick依然没有做关于标准的说明,只是不断地基于案例和个人教学实践经验分享可能地方向,请我们自己体会流程的力量。

在回顾整个教师培训时,我惊讶地发现,我没有记录下什么是PBL,却用身体和心感受到了PBL地魅力,这个魅力让我立刻想要去实践这两天自己要去实践地PBL项目。当培训中的一个一个环节被拆开看的时候,能看到教练技术中的“Box”游戏,设计思维中具体的“头脑风暴”等工具,即兴戏剧中“yes and”的精神……而所有的这些好东西被很好的串在一起,其目的就是帮助我们对PBL做更好的探索,而我们的孩子可以借由PBL以及其他的更好的工具做更深度、更有意义的学习。好的PBL所代表的精神不只活在理论的词句中,不只活在一个一个活动里,它更可能也更需要活在我们教育实践的足迹里。有没有这样的精神,以及它的炽热程度,凭借我们的感知就可以察觉,透过这样的觉察我们就可以找到更多可能的行动路径。

欢迎来信做更多交流:

曹蕾 leona@weneti.com

课堂掠影:

 

0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